一患分离性神经症女大学生治愈案例

李某,女,21岁,工科院校二年级学生、知识分子家庭出身。

  [主诉及诊断]

李某最初主动前来咨询。自诉近来情绪低落,在许多方面遇到挫折,对学习生活失去信心,感到非常苦恼、焦虑。经心理咨询师引导分析,李某述说主要原因是两方面,一是人际关系紧张,和一男生关系较好,但又感到这个男生在有意回避她,疏远她,捉弄她;同宿舍的女生也都在欺骗她。二是学习不理想,尤其是动手能力差。下厂实习别人做一个模具很快做好,而她几次做不好,实验成绩很低。针对李某具体情况,心理咨询师作了一般性指导,但情况未见好转,并产生严重病变。主要有以下症状:①学习成绩急剧下降。李某学习成绩,第一学期在全班名列第5名,第二学期名列第15名,第三学期名列第25名(也就是发病时期),即最后一名。②情绪极不稳定,喜怒无常,高兴时又说又笑,焦躁时又哭又闹,忽而和别人亲近,忽而和别人反目。③自卑心理严重。认为自己不如所有的同学,在家不如弟妹,在外不如同学,甚至一无是处。④自我为中心,敌视他人。感到自己太幼稚,别人轻而易举地就欺骗自己。认为别人都在议论自己,说自己的坏话,声称要教训他们。⑤行为活动变化无常,声言自己不适于学习,而适于做演员。过去从无烟史,此时开始抽烟。上课旁若无人地随便在教室走动,毫不顾忌地大声弄响桌椅。毫无缘由地纠缠一名男生。后来又无意中结识一个男性个体户。并发生不正常来往。一次半夜莫名其妙地闯入某工厂一居民家中,被送交厂的保卫处。

经心理咨询师与精神医生会诊,李某患分离型神经症。其病状表现为:自我中心与自我显示,喜欢成为大众注意的中心,喜欢被人夸耀,别人都应为她而活着;受暗示性强,很容易受周围人言语、行为、态度等的影响;意识范围缩小,能将引起心理痛苦的意识活动或记忆从整个心理活动中分离出来,发作后又常伴有选择性遗忘,象情感爆发,哭笑、吵闹、人越多越厉害,过后又不能完全回忆,意识产生朦胧状态,不认识人,出走、神游、突然清醒又不能清楚地回忆,出现遗忘症,等等。

     [病因分析]

造成李某病状原因有多方面,主要原因有三点。①早期家庭生活经历的特殊影响。李某自小一直在外祖母身边长大,直到上中学才回到父母身边。而且和父母关系一直不很好。按照有关理论,少儿期对性和爱的体验对青春期有直接影响,少儿期性和有的主要对象是父母,到了青春期这种性的爱的欲望便转移到异性对象上。在不太正常的家庭环境中,父母之爱如果失去就更期望得到。到青春期对异性的追求往往更迫切更强烈。李某对男性的盲目追逐,以及不能满足要求时产生的极端懊恼,也许可以从以上理论得到解释。另外,李某父母均是高知,她自述其家教期望值很高,由此造成的心理太压和很重。②认知评价水平低。不能正确认识,对待学习和生活上的困难和挫折。把学习、生活交往中的挫折、失败看作是不应该发生的,否则就是生活或别人欺骗了自己。以偏概全,夸大后果。李某一年级时学习成绩不错,曾获得奖学金,并是英语课代表和团支部宣传委员,但碰到一点不幸就觉着自己一无是处,命运不济,前途渺茫,丧失信心。③相当程度的人格和道德缺陷。突出表现在人际关系方面。在宿舍里几乎很少完成规定的值日,经常中伤另一位有生理缺陷,性格软弱的女生。主观固执,敏感多疑,我行我素,恃强凌弱,报复心强,由此造成人际关系非常紧张。

  [咨询治疗过程]

在对李某的咨询治疗中,首先采用药物和住院治疗。由于李某病性发展迅速且已出现行为失控,呈现明显的精神障碍,已不是一般心理咨询治疗所能奏效。因此,心理咨询师迅速会同精神科专家安排她住院治疗。两个多月后,李某病情得到大大缓解,经和精神医生协商确定,让李某出院参加力所能及的学习,同时辅之于心理咨询治疗。其次,控制环境,改善问题产生的外部条件。如前所述,李某发病的直接诱因主要是在外部人际环境上,尽管主要问题出在她自身,但在心理治疗恢复过程中,需要在一定程序上控制外部环境,减少和避免各种不良刺激。因此,心理咨询师与李某周围同学、尤其是同宿舍同学以及班干部取得联系,配合工作,要求有关同学作一些力所能及的安慰,劝导和帮助工作,注意理解,体谅、忍让、避免言行有意、无意刺激,努力创造一个积极和谐的人际环境。同时,通过同学观察了解李某在此期间的言谈举止,饮食起居,行为活动等,防止病情反复。第三,调整内在心理感受,克服自身认知,行为缺陷。随着外在环境的调整改善,和药物控制作用,产生了积极效果,李某主动上门咨询,而且能听进意见,也较善谈,心理咨询师把握时机,对其施行认知疗法。列举了她的各种优点和长处,鼓励她的勇气和信心;指出每个人的生活道路总会有坎坷不平,挫折失败,关键在于吸取教训,取长补短,自强不息提高她对困难挫折的心理准备和心理承受能力;讲述了同学尤其是同宿舍同学为她端水送药,四处奔波的情形,使她体会到同学的友善和集体的温暖;指出她过去对同学一些不礼貌,不友好甚至不道德行为,要求她每天为同学做一件好事,主动改善人际关系。与此同时,约请了她的父母亲,并事先讨论制订了家长谈话方案,通过家长作一些安慰、劝导,说服工作,使她改变了对家长的某些片面看法,体会到家庭的温暖,在这方面家长的特殊地位和对患者心理的特殊影响,在某些方面是他人不可替代的,尤其对李某这样有早期特殊家庭生活经历的患者。

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咨询治疗,李某完全康复。

11

Copyright © 2019 武汉武中精神病医院_武汉治疗失眠,抑郁,焦虑,躁狂,强迫症_武汉好的精神病医院 / 技术支持:MrJu / 鄂ICP备16014168号-1 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