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归正常生活的他,笑容那么美!

“我叫高飞(化名),我和我老婆在武汉经营一家门窗加工厂,2016年开始生意不是很景气,再加上生活压力也越来越大,那段时间我认识了生意场上的伙伴,叫刘龙(化名)。空闲的时候几个经常一起吃饭、打牌。一天,在宾馆5楼,正在感叹现在生意的困境,朋友刘龙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小袋红色的小药丸给我,说:“你把这玩意吃两颗,保证你可以忘记所有烦恼”我知道这个是毒品,我以前见他吃过,沾上不是好玩的,我吓得不敢接,朋友笑着说:“别听人说的那么可怕,这东西经常吃有好处,可以治病、还可以忘掉所有烦恼”我将信将疑,接过来吃了一颗,什么味道也没有,可不一会绷了很久的神经真的有一些放松了。

过了两星期,有天下班回家后,我突然感到牙疼,刘龙正好来家串门,又给了我一小包麻果,这次,我毫不犹豫地吃了。以后,只要哪不舒服,我都会吃上几颗。

我染上了毒瘾,每天都要溜上一、两颗。麻果的市场价格当时是每小颗100元左右,一个月下来,我溜麻果一个月都要花掉6000多元。渐渐地,我感到力不能支,每月生意不景气,再加上我的经济状况一落千丈。不到两年,几十万元存款花得一干二净。

2018年10月,终于在一次和朋友溜麻果的时候被派出所警察抓到了,送到了武汉武中医院进行约束性戒毒。在医院,第一周在监护室接受隔离治疗,那几天人昏昏沉沉的,也忘记自己说了些什么,做了些什么(据管床护士后期做心理治疗时告诉我,吃了一周排毒、醒脑、补充营养的药)。到第二周头脑清醒了开始进行体能恢复训练以及行为矫正治疗,每天跟着教官一起站军姿、做仰卧起坐,感觉体能方面有了一些好转,不再每天嗜睡,身体也慢慢好了一些,吃饭都吃的多了一些。半个月后,我开始了工娱治疗、音乐治疗,这个时候我体重已经涨了近10斤。每天护士们带着我们唱歌、做做小手工、朗读等,开始转移我对毒品的注意力,缓解和消除毒品戒断过程中出现的焦虑、抑郁、不安的情绪。一个月后,我开始进行脑电治疗,心理康复治疗、记忆训练、恢复认知。这个时候感觉身体和心理都在慢慢的净化,对毒品的心理依赖在逐步减弱。

通过在武汉武中医院两个月的治疗,我在19年1月出院回家,但医生建议每周回院尿检、做心理辅导,4月份开始就是每隔3月回院做一次心理治疗,医生建议我积极参与登山、徒步等活动,转移自己注意力,让生活充实起来。现阶段我的身体和心理状态都蛮好,生意也慢慢回到了轨道,好好养这个家,承担起男人的责任,一家人在一起,简简单单的,很幸福。

经历这件事,非常感谢政府没有直接把我们纳入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中,给我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;感谢武汉武中精神病医院约束戒毒科的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照顾,让我戒掉毒瘾,恢复认知,重新做人;同时也感谢社会没有抛弃我们这些迷途人,给我们重返社会的机会。

在戒毒的路上,有医院、有社会、有禁毒社工,还有家人的支持,让我们对回归社会、对未来充满希望、有信心做回一个正常人,做回一个对社会对家庭有用的人,也希望跟我一样的迷途人,能及时认知到自己的错误,早日戒毒,早日康复。

11

Copyright © 2019 武汉武中精神病医院_武汉治疗失眠,抑郁,焦虑,躁狂,强迫症_武汉好的精神病医院 / 技术支持:MrJu / 鄂ICP备16014168号-1 /